口感变淡、高管离职、大限将至,华彬红牛已是“强弩之末”!

发布日期:2018-09-14

华彬快消的危机,早在2016年的年末就全面爆发了,只是,有些“真相”只有在迷雾一层层散去的时候,才能看得清楚。这个9月,红牛公司(非华彬旗下的合资公司)将迎来“经营期满”的节点,强弩之末还是绝地反击,就看严彬的了。

食品展会大全编辑提示

【食品展会大全网讯】

华彬快消的危机,早在2016年的年末就全面爆发了,只是,有些“真相”只有在迷雾一层层散去的时候,才能看得清楚。这个9月,红牛公司(非华彬旗下的合资公司)将迎来“经营期满”的节点,强弩之末还是绝地反击,就看严彬的了。
微信图片_20180914161805

经营期满 再临节点

有关“红牛”之争,从来都不缺“八卦”。

虽然,对于“商标”何时才是归期的说法,华彬快速消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对内“从来没有过官方说法”。

不过,“集团会议后,兴许会有消息流出。”10天前,一消息人士称。遗憾的是,之后,他没能带来最新的消息。后来得知,大概率事件是,华彬快消依旧不打算“直面人生”,所以,该来的,没来。

可现实的经验告诉我们,该来的,终归会来。这个9月,华彬快消再临节点。

工商信息显示,成立于1998年9月30日的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合资公司,以下简称:红牛公司)将在9月29日迎来“大限”——这家公司的营业期限到了。

正因有了这家公司,才将大家熟悉的功能饮料红牛带到了中国。不过,早些时候,这家公司的股东,除了公司法人严彬,还有严彬昔日的伙伴,TCP集团成员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天丝医药),与今天的华彬快消、华彬集团没有半毛钱关系。

天丝医药官方称,1995年,许氏家族与包括严彬先生在内的其他股东合资成立了红牛公司。出于彼时对于严彬先生的信任,许氏家族任命其担任合资公司董事长并管理红牛在中国市场的业务运营。

然而,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严彬几经腾挪,令红牛成了严彬以及华彬快消的“私器”,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世人只知红牛和华彬集团,却鲜有人知道天丝医药。

在外人眼里,2016年是华彬快消的一个转折点。

这年10月,天丝医药与红牛公司的红牛商标许可协议到期,且未予续期。换言之,即便是腾挪之后的华彬快消,也已然没有了再用红牛商标的道理。

而当下,红牛公司经营期满后,华彬快消以何种理由继续生产、销售红牛值得深究。

当然,不是没法子。

过去的两年里,天丝医药将红牛公司和严彬一起送上了“被告”席,为了应对,严彬出手,很快,天丝医药也坐上了被告席。

就比如,两年前的9月,红牛公司多数股东通过了意向合法有效的决议,决定罢免董事会三位董事、包括罢免严彬的董事长职务。可时至今日,红牛公司的法人依旧是严彬。“有关工商信息的变更,严彬一直拖着没有办理。”天丝医药方面称。

拖,是华彬快消当下的主要策略,而手段则是那些必须要走的法律流程。在互为被告的日子里,华彬快消要么输官司,要么临时撤销起诉,但拖延的目的总算达到了。

最近的一次拖延发生在8月中旬,作为原告的严彬在官司开庭的前两天,自行撤诉了。

经营期满 再临节点
有关“红牛”之争,从来都不缺“八卦”。

虽然,对于“商标”何时才是归期的说法,华彬快速消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对内“从来没有过官方说法”。

不过,“集团会议后,兴许会有消息流出。”10天前,一消息人士称。遗憾的是,之后,他没能带来最新的消息。后来得知,大概率事件是,华彬快消依旧不打算“直面人生”,所以,该来的,没来。

可现实的经验告诉我们,该来的,终归会来。这个9月,华彬快消再临节点。

工商信息显示,成立于1998年9月30日的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合资公司,以下简称:红牛公司)将在9月29日迎来“大限”——这家公司的营业期限到了。

正因有了这家公司,才将大家熟悉的功能饮料红牛带到了中国。不过,早些时候,这家公司的股东,除了公司法人严彬,还有严彬昔日的伙伴,TCP集团成员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天丝医药),与今天的华彬快消、华彬集团没有半毛钱关系。

天丝医药官方称,1995年,许氏家族与包括严彬先生在内的其他股东合资成立了红牛公司。出于彼时对于严彬先生的信任,许氏家族任命其担任合资公司董事长并管理红牛在中国市场的业务运营。

然而,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严彬几经腾挪,令红牛成了严彬以及华彬快消的“私器”,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世人只知红牛和华彬集团,却鲜有人知道天丝医药。

在外人眼里,2016年是华彬快消的一个转折点。

这年10月,天丝医药与红牛公司的红牛商标许可协议到期,且未予续期。换言之,即便是腾挪之后的华彬快消,也已然没有了再用红牛商标的道理。

而当下,红牛公司经营期满后,华彬快消以何种理由继续生产、销售红牛值得深究。

当然,不是没法子。

过去的两年里,天丝医药将红牛公司和严彬一起送上了“被告”席,为了应对,严彬出手,很快,天丝医药也坐上了被告席。

就比如,两年前的9月,红牛公司多数股东通过了意向合法有效的决议,决定罢免董事会三位董事、包括罢免严彬的董事长职务。可时至今日,红牛公司的法人依旧是严彬。“有关工商信息的变更,严彬一直拖着没有办理。”天丝医药方面称。

拖,是华彬快消当下的主要策略,而手段则是那些必须要走的法律流程。在互为被告的日子里,华彬快消要么输官司,要么临时撤销起诉,但拖延的目的总算达到了。

最近的一次拖延发生在8月中旬,作为原告的严彬在官司开庭的前两天,自行撤诉了。
微信图片_20180914161950
 
 

口感变淡 红牛不“红”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事实上,华彬快消的危机除了商标,还有口感。“媒体报道过,消费者反映,如今在中国市场大行其道的金罐红牛,口味变淡了。你不知道吗?”一知情人士称。

“这事儿,圈里人都知道,但却无人点破,而华彬快消,自然不会傻到要去公开。”他补充道。

至于为什么,自然是涉及到口味的配方和原料了。而原料问题,也是在2016年年末爆发的。

经天丝医药官方证实,彼时,除了商标许可协议到期,且未予续期外。此后,天丝医药就不再向红牛公司提供生产饮料所需的香精了。

具体而言,就是在合同到期之前,天丝医药为红牛公司(即合资公司)提供原料供应,而不是为华彬快消提供原料。

于是,严彬的华彬快消不得不变更原料供应商,也才有了“淡淡”的红牛。

“无稽之谈”。

这是华彬快消官方在面对香精问题的求证时,给出的回应。当然,被其认为是无稽之谈的,还有华彬快消高层的纷纷离职。

不久前,一在华彬快消效力多年的人离职了,是两年来诸多离职人员中的一分子。但其离职的原因,除了个人选择之外,不容忽视的大背景是,当地“省总”的离开,和接踵而至的“大清洗”。

据他回忆,两年间,有近50%的省级高管相继离职。虽然华彬快消的管理体系已经相当完善了,但多少还是有影响。

“比如,出去的人,不少去了华彬快消的对立面,并沿用大家都很熟悉的、做市场的方法来彼此伤害……不论在卡拉宝,还是新红牛(天丝医药的中国公司)。”他表示。
微信图片_20180914162046
有关“50%”的比例,在为数不多的、离职或在职的、不同销售区域的华彬快消人那里,得到了证实。甚至有信源称,有些地方,比之更严重。当然,“也算正常”。

好在,严彬不怕。

事实上,华彬快消对将至的一切,并非毫无准备。

早在几年前,华彬快消就开始寻找退路了。几年间,唯他可可、果倍爽、芙丝水都是其为自己找寻的退路。只是,几年过去了,这其中任何一支力量,都与红牛能贡献给华彬快消的利润差之千里。不仅如此,有些产品甚至陷入了不能自拔的亏损里。
微信图片_20180914162112
而红牛,这个有可能成为“弃子”的产品,在2016年之后便不再被华彬快消放在首位了,虽然它仍然能为华彬快消贡献近80%的业绩。
重金力捧 战马迎战
代替现金奶牛最好的办法,是找一个替补。于是,华彬快消推出了“民族新品牌、能量型维生素饮料——战马。

“老大从总部开完会,带回这款产品时,都是懵逼的。他不知道要如何去运作战马。”前述知情人士称。

为了实现替换,或者花钱买速度,“买战马送红牛”成为执行至今的策略。而早年,还有人用“扶上马,送一程”描述过类似的行为。
微信图片_20180914162202
遗憾的是,战马的战斗力并不强。

集所有员工之力,放弃对红牛的主动“耕耘”,去年,战马也才完成了几十个亿的销量。想要实现“代替”红牛的心思,“恐怕还需要更长时间”。

从某分公司流出来的“阶段性工作分享”不难发现,这个夏天,华彬快消人是“背着”战马一路“战斗”过来的,虽然,战斗力堪忧。

他们用“抢资金、抢仓库、拼客情、讲政策”的方法在市场上应付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竞争,甚至用了“全民皆冰”的创意,糟糕的是,战马的销量远不及红牛。同一个区域市场,多数时候,战马的销量也就红牛的一个零头。

公司启用了“重金之下必有勇夫”的策略,为了让销售人员有动力,每卖出一箱战马,销售人员就会有3-5元的提成。这样的事儿,在之前的华彬快消是少见的。

想当年,华彬快消的经销商、销售人员甚至是业务员都曾自觉自愿地干过囤货的事儿。早两年,“有经销商甚至自行囤过价值8000万,乃至1.2亿元的红牛。” 反观战马,有可比性吗?

于是,有人对华彬快消的运营状况作出了“亏损”的预判。当然,这同样被华彬快消官方认为是“无稽之谈”。

“华彬的财务很严实,亏损是看不到的。”有知情人士称。换言之,报表很好看,但亏损的可能也是有的……

对商标使用、官司以及未来应对等多个问题,华彬快消一如往常选择了“暂不回应”。我们无法知晓未来华彬快消的招数抑或是套路,但大家一致的看法是“严彬不会轻易放手”。
微信图片_20180914162232

 
面对华彬快消的“非法生产、销售”;过往的“偷梁换柱”以及严彬身价不菲却从未对红牛公司大股东“分红”等,我们只能再次唏嘘生活“埋伏笔”的能力。

如今,天丝医药准备自己玩了,“团队已然集结完毕,就连首轮的经销商谈判和招商工作都结束了,不过,产品何时上市,还没有确切消息。”知情人士称。

犹记得初次流出产品上市消息的时候,还是春天,等了一个夏天,也没等来天丝医药的“新红牛”。

两年间,扎入功能饮料的大企业越来越多。未来,等着“新红牛”的,自然不会是一蹴而就,且好事多磨着吧。

背景补充


1、红牛饮料最初是由许书标先生(Chaleo Yoovidhya)于1975年研发成功的。随着红牛在国际市场的成功,1993年许书标先生在海南省创立了红牛在中国的第一家工厂,并以中文“红牛”命名,将红牛饮料引入了中国。

2、1995年,许氏家族与包括严彬先生在内的其他股东合资成立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合资公司)。出于彼时对于严彬先生的信任,许氏家族任命其担任合资公司董事长并管理红牛在中国市场的业务运营。而许氏家族,自合资公司成立之日起就是合资公司的控股股东,并持续为合资公司的运营和发展提供支持,包括提供相应的财务支持、工艺技术、产品配方及商标许可等。

3、2016年10月,天丝医药对合资公司的红牛商标许可协议到期,且未予续期。事实上,在此前的一段时间内,许氏家族就已经在关注严彬先生经营其个人生意和违反其法律义务的行为。这些行为包括,严彬先生在合资公司体系之外设立了多家由其个人全资所有的公司,这些公司在没有取得任何商标许可、也未经其他合资方同意的情况下生产和销售红牛产品,将红牛在中国的业务据为己有。此外,在严彬先生的实际操控下,持续盈利的合资公司从未向作为合资公司大股东的许氏家族分配过任何利润。

4、作为TCP集团的成员之一,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是泰国领先的食品饮料公司,为许氏家族全资拥有。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和许氏家族是全球红牛品牌及“红牛”商标的创始者和所有者。(以上信息由天丝医药提供)

华彬 红牛 天丝医药 食品展会大全

同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