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失去中国” 美国农场主们苦不堪言

发布日期:2018-04-16  来源:参考消息网

美国农业总产值虽然只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2%左右,但是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发达国家,其出口量远大于进口量,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出口国。

食品展会大全编辑提示

【食品展会大全网讯】

      美国农业总产值虽然只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2%左右,但是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发达国家,其出口量远大于进口量,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出口国。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2017年美国农业出口达1405亿美元,创下历史第三高。而美国农产品出口最多的单一目的国就是中国,年出口额约为220亿美元。

近来中美之间贸易摩擦不断,美国政府连续实施单边主义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中国采取反制措施。

4月4日,中国商务部宣布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汽车、飞机等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涉及中国自美进口金额约500亿美元。再之前,中国宣布对进口自美国的128项产品加征15%或25%的关税,其中大部分是农产品,包括水果、猪肉等,这些商品价值约30亿美元。这些都是针对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挥舞贸易大棒的反击。有媒体说,中国的动作是对美国的“精确打击”,打到了特朗普的“七寸”。许多美国农场主对特朗普发动贸易战表示苦不堪言,因为失去中国市场的代价将是他们难以承受的。

豆农欲调整种植面积

美国农业主要由大大小小的农场组成。美国农业部数据显示,美国共有210万农场主,总就业人口不超过300万,其中90%经营中小农场,尤其是以家庭经营为主(因为采取大规模机械化、提升效率,而且采用数字化管理农业,土地资源利用率高),产值约700亿美元,占美国农业出口总额的一半。观察人士认为,这些农场主比贸易商更容易受到贸易战的冲击。

大豆农场主在这场贸易摩擦中首当其冲。2017年,美国对华大豆出口达140亿美元,占到美国农产品对华出口的大头。当中方宣布对大豆征税之后,很多农场主表达担忧和对特朗普政府的失望。

艾奥瓦州是仅次于加利福尼亚州的美国第二大农业州,这里是大豆的主产区,素有“美国粮仓”之称。在州首府得梅因东北郊的广袤土地上,金伯利家族世代以农业为生,4月本应忙于春播,是充满希望和喜悦的季节,但金伯利农场的主人却忧心忡忡。经营农场40多年的瑞克·金伯利面临重大抉择——由于担心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他在考虑是否调整大豆种植面积。

瑞克的儿子格兰特·金伯利是艾奥瓦州大豆协会市场总监。在采访过程中,格兰特一直强调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他说:“美国大豆出口量的60%左右销往中国。”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数据显示,过去10年艾奥瓦州对华出口增长迅速。2015年,该州向中国出口农产品价值14亿美元,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该州大豆产量的四分之一销往中国。仅2017年7月,一个中国组织的商务采购团就从艾奥瓦州买走了1200万吨大豆。

这两周,美国农场主支持自由贸易组织在多家电视台投放一则长度为30秒的广告。在广告中,一名叫拜布尔的农场主表示担忧:“今天,我们农场有5000英亩土地用来种植玉米和大豆……中国是美国大豆最大客户,我们将会成为贸易争端的首要受害者!”

美国大豆协会主席海斯多费尔4日发表声明,呼吁特朗普政府以“建设性”姿态解决与中国的贸易摩擦,以避免让美国豆农利益受到“灾难性影响”。

“如果发生贸易争端,农民将是最直接的受害者,我们只想继续成为中国长期、稳定的大豆供应商,我希望中美双方能坐下来好好协商,找出一个双方都能满意的解决方案。”瑞克对记者说。

坚果种植者情绪低落

除了大豆,美国第一农业大州加利福尼亚州的葡萄酒、水果、干果也将面临“灭顶之灾”。

位于加州的葡萄酒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葡萄酒市场,预计将于2020年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市场。过去十年,美国对中国的葡萄酒出口增长了450%。

加州葡萄酒协会总裁罗伯特·科克说,“关税上调将严重影响美国葡萄酒出口中国”,希望这场危机能尽快平息,否则将对美国葡萄酒行业造成长期损害。

中国是美国坚果产品的主要出口市场。加州大规模出产开心果、杏仁、核桃等经济效益高的坚果。

2016年至2017年,加州向中国出口的开心果、杏仁和核桃销售额超11亿美元。其中,2017年开心果出口量达约6.35万吨,占出口总量的55%。

如今,面对贸易争端的阴云,加州的坚果种植者情绪也变得低落。

“我们当然不喜欢加征关税,因为会提高产品价格。”加州开心果种植者协会负责人理查德·马托安说,虽然中国市场持续增长,但对价格也很敏感。美国开心果种植者担心,加征关税后将导致中国买家转向伊朗等国购买坚果。

不仅如此,华盛顿州的苹果、樱桃,威斯康星州的蔓越莓,肯塔基州的威士忌,中西部州每年出口到中国价值10亿美元的猪肉,都将面临同样的困境。

游说组织发出抗议声

虽然美国农业人口不到300万,但是农民收入比普通城市居民高。以艾奥瓦州为例,该州全职农场主年收入基本在5万到7万美元,有些大一点的农场主的年收入会达到10万到25万美元。相应的,美国的农业协会和组织具有充足的经费以及强大游说能力。

这两周,在美国各大电视台不断轮播农民呼吁特朗普政府不要让他们成为受害者的广告,主角有印第安纳州的豆农,艾奥瓦州的猪肉养殖户,甚至是伊利诺伊州的工人,他们发出同一个声音:“希望特朗普保护行业生命线,留下工作机会,希望贸易自由!”

这背后都是农民游说组织的运作。像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农民游说组织——美国农会联合会,在全美3144个乡镇中有2795间办公室。农会联合会在2017年花了300万美元用于游说。农业企业也位列全美十大竞选捐款行业,仅次于能源、建筑、交通等行业。

目前,美国有农会联合会、农场事务所、牧场主协会、大豆协会、棉花协会等组织,它们通过对国会和政府施加影响,促使有利于农牧场主的农业立法和政策被通过并执行。农业利益集团送出的不仅是政治献金,还有它所覆盖的众多从业者的选票。

2016年的大选,正是这些中西部农业带的农民和铁锈带的工人,通过手中的选票,把特朗普送上总统宝座。如今,面对中国的反制措施,他们极其煎熬,很多甚至已经放弃继续养殖和种植。传统上偏保守和亲共和党的美国农民,不知道他们的声音和意见是否能对特朗普政府起到作用?抑或是,他们的不满将在今年的美国中期选举中爆发。


美国 中国 大豆 农场主 农业 食品展会大全

同类资讯